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层政协>>黔南
画出最大同心圆

福泉市乡镇(街道)一级基层协商民主的探索与成效

发布日期: 2017-02-16 文章字号:     
分享到: 

    2015年5月,黔南自治州政协在福泉市选取金山街道、凤山镇和仙桥乡启动了全州基层协商民主改革试点工作。福泉本着“协商于民,协商为民”原则,作了系列探索与实践,印发了《中共福泉市委关于进一步加强乡镇协商民主建设的指导意见》《政协福泉市委员会关于印发〈福泉市乡镇(街道)政协联络组协商工作细则〉的通知》,破解了“谁来协商、怎么协商、为谁协商”三道难题,既聚焦问题、解决了矛盾,又凝聚力量、服务了经济社会发展。是年12月,州政协在福泉召开了全州政协基层协商民主福泉试点工作总结会,决定全州推广。2016年起,福泉各乡镇(街道)全面深化开展。

  深化基层协商民主向乡镇(街道)全面开展

  举措一:工作督导。一是组织领导。列入福泉年度十大重点改革项目,并制发组织指导文件,成立三个工作组强化对8个乡镇(街道)工作指导。二是台账管理。实施红色、黄色、绿色三级预警台账管理,每季度通报一次各乡镇(街道)推进情况,并提出下阶段建议。三是交流互动。以书面交流、座谈、通报等形式,让各乡镇(街道)策马奋进。

  举措二:业务支持。一是清单管理。列出阶段工作清单,明确时间节点对照开展。二是业务培训。除提供基础理论、外地先进经验供参阅学习外,还组织新任政协联络组长、联络员专题培训。三是协商指导。对年度协商工作方案制定、单次协商方案确定、协商平台选择、协商参与主体明确、协商成果报送等进行指导,并开展观摩学习。

  举措三:宣传引导。一是内部引导。通过提案、委员大会发言、督查通报等,各乡镇(街道)领导班子及领导干部已将基层协商民主视为重要的群众工作技能之一和消化政治责任风险的方法。二是中间运用。引导乡镇(街道)主动做好协商成果反馈,让成果转化运用机制日趋完善,让参与协商的人员普遍感受到“存在”的价值,进一步激发了参与协商、配合工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三是外部宣传。在《贵州政协报》《黔南日报》等作专题宣传,积极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寻求乡镇(街道)基层协商民主工作路径

  做法一:以“政协联络组+N”解题“谁来协商”。一是确定协商主体。建立了“政协联络组+N”的协商人员组成结构。二是注重代表构成。除辖区“两代表一委员”参加外,注重吸收威望高、办事公道的老党员、老干部、老乡贤参与协商,最大限度给予利益攸关方参加协商的代表名额。三是吸纳特殊人员。注重把专业人士纳入协商参与主体,同步提供智力和政策支持,真正代表民意、传达民声。比如,福泉2015年7月启动的古城文化旅游景区暨棚户区改造项目,金山街道办事处按“一意见一细则”指导意见,就征收政策、后续生活保障等问题与群众交流沟通和协商,不仅消除了群众心中的“疑虑”,还避免了党委、政府直接出面可能带来的工作被动。同时,使片区建设方案最终按照群众意愿进行,2800余户近50万平方米建筑顺利拆除,有效化解了史上最难的“拆迁”纠纷。仅仅13个月后的2016年8月,平越驿站、三丰主题馆、万三府邸、财神剧院等项目即建成投入使用。

  做法二:以“实体平台+虚拟平台”解题“怎么协商”。一是确定协商内容。分别通过党委定题、政府交题、政协选题等形式,制定年度协商计划,并有序组织实施。二是搭建协商平台。按照“选题—调研—协商—报送—反馈—监督”的协商工作程序,搭建起广泛、多层、灵活的实体和虚拟平台。同时,形成协商意见,以《协商建言》提交党委、政府决策参考。三是规范协商程序。建立健全了协商计划形成机制、协商参与主体构成机制、协商程序运行机制、协商成果转化运用机制等。目前,金山街道老山寨产业扶贫协商、黄丝江边和凤山古镇提质协商、陆坪小岩和仙桥麒麟山乡村旅游发展协商等30余次协商,基本实现反馈对象零遗漏、监督范围零死角、转化利用零克扣的协商成果转化利用“三零”目标。

  做法三:以“民生导向+发展取向”解题“为谁协商”。一是立足发展取向建言。将协商的着眼点和目的明确为促进乡镇(街道)的发展上。二是围绕民生导向解忧。把协商的着眼点放在落实党的惠民政策上,建民生之言,谋民生之利,解民生之忧,做到政协联络组议政与政府实施同频共振,实现政协联络组点“民生菜谱”,党委政府买“幸福账单”。三是自觉接受公众监督。如,福泉双谷村新型农村综合体建设上,金山街道办事处事前围绕建什么、如何建等问题请群众参与讨论,集中民智、科学决策;事中请群众参与工程质量监督,阳光运行、保证质量;事后请群众参与工程项目验收,做好整改、加强问责,赢得了民心。正如双谷村群众李品刚所说:“街道办事处事事找我们商量,听取意见,事事请我们参与,共同监督,这样的工作方法我们当然支持!”目前,这一举措已成为福泉各乡镇(街道)统一思想、凝聚共识、汇聚力量、促进发展的方法论。

  找到群众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

  成效一:建立起基层协商民主运行的工作机制。2015年,中共中央出台的《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文件指出“涉及人民群众利益的大量决策和工作,主要发生在基层。要按照协商于民、协商为民的要求,建立健全基层协商民主建设协调联动机制,稳步开展基层协商,更好解决人民群众的实际困难和问题,及时化解矛盾纠纷,促进社会和谐稳定。”随后,相继出台文件明确了开展人民政协协商、城乡社区协商和政党协商的方法路径。但是,如何推进乡镇(街道)一级的协商民主建设至今没有明文规定,成为亟待深入探讨和解决的问题。福泉一年多的探索与实践,建立的协商计划形成机制、协商参与主体构成机制、协商程序运行机制、协商成果转化运用机制和搭建的“实体平台”“虚拟平台”,让基层协商民主步入了规范化、制度化、正常化轨道。

  成效二:找到一条基层社会治理的有效办法。福泉一年多的探索与实践,各级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已将基层协商民主作为最大限度统一思想、凝聚共识、汇聚力量、促进发展的方法论,成为领导班子及领导干部做群众工作的基本技能之一,通过运用民主的、协商的方法,向群众宣传党委政府重大决策部署,把协商过程变成与群众沟通思想、解疑释惑、增进共识的过程,实现以协商促和谐、以协商促团结、以协商促工作的良好局面,干部与群众的沟通变得更加有效,扩大了公民有序政治参与,有效改善和完善了地方党委政府的社会治理方式,巩固了党在基层的执政基础和群众基础,营造了公开、透明、开放、民主的发展环境。通过探索与实践,基层协商民主建设补强了乡镇原则上每年才召开一次党代会和人代会、街道只开一次党代会不足。比如:福泉市政府2015年解决的最棘手的一件事情,就是刹住了城乡泛滥的“整酒风”,将市里关于规范酒席办理的指导性文件转化为广大群众对治理城乡乱办、滥办酒席的心理诉求,变为广大群众的自觉行动。

  成效三:有效提升了基层科学决策、民主决策水平。福泉一年多的探索与实践,将协商寓于决策实施之前和决策实施过程中,通过协商民主,既做思想工作、又做实际工作,有针对性的解决群众看法、说法和想法等问题,达到了群众的看法、说法、想法与党委、政府的主张、号召、要求一致,形成共识、汇成合力。正是站在群众角度换位思考问题和决策工作,始终坚持找群众商量,请群众参与,取到了事半功倍的成效。有效改善和完善了地方党委政府的执政方式和决策方式,提高了当地政府的决策能力和决策水平。避免了“一拍脑袋,就这么干;一拍胸脯,没有问题;一拍大腿,出事了”和“政府买了单,群众不买账”的现象,画出了民心民愿的最大同心圆。

编辑:龚凯 作者:薛建国 潘 建 文章来源: 打印分享定制